物流考試| 物流案例| 物流培訓| 物流論文| 物流法規

收藏 解約條款與NOR的遞交(下篇)

http://www.jctrans.com/ 2019-12-05 航運交易公報

導讀: 如果承租人要求,裝卸時間不能在2015年4月1日或5月1日的00:01之前起算;如果《船舶就緒備妥通知書》(NOR)未按照第17條的規定在2015年4月30日或5月31日23:59之前遞交且被接受,承租人或其代理人有權在此后的任何時間(但不得晚于NOR遞交后的1小時)解除此租船合同。

  周佑生 劉軒昂 趙蘆印

  主租船合同項下判決

  主租船合同相關條款

  第4條涉及受載或銷約期,并規定如下:

  “如果承租人要求,裝卸時間不能在2015年4月1日或5月1日的00:01之前起算;如果《船舶就緒備妥通知書》(NOR)未按照第17條的規定在2015年4月30日或5月31日23:59之前遞交且被接受,承租人或其代理人有權在此后的任何時間(但不得晚于NOR遞交后的1小時)解除此租船合同。承租人最遲于受載期首日開始前的30天將其縮短為10天。”

  第17條涉及時間起算,并規定如下:

  “(a)NOR及裝卸時間的起算也可參見第70條。

  第一或唯一裝卸港的NOR應以書面或通過電話、傳真和電子郵件的方式遞交給承租人、收貨人(或他們的代理人),也另見第70條。當船舶在裝卸港時,并在各方面裝卸準備都已就緒的情況下,應遞交NOR;如果裝卸泊位被占用,無論是否在港口、在泊位,是否清關或完成檢驗檢疫,船舶都可以遞交NOR。

  在收到上述NOR后,裝卸時間應在下一個工作日的08:00開始計算,在有效的NOR已經遞交并且貨艙檢驗通過后,裝卸時間重新在周一或在公共假期結束后的一天的08:00開始……”

  第70條涉及NOR的處理,并指示閱讀過第17條的人士去參考,規定了以下內容:

  “裝貨港:如果在南美東海岸裝貨,則NOR將在周一至周五的工作時間08:00—17:00和周六的08:00—11:00遞交。裝卸時間將在有效NOR遞交后的下一個工作日的08:00開始計算……”

  這里的關鍵是雙方基于《北美谷物租船合同》訂立合同,但是把標準合同中第4、17條的“合同約定時間”的要求刪掉了。

  船東Oldendorff觀點

  船東Oldendorff首先承認,如果NOR沒有根據第17條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則承租人有權根據第4條解除合同,這與判決一致。但是Oldendorff認為:對于主租船合同第4條把解除合同的時間從原始文本的12點修改到23點59分和第17條把原始文本中規定的“合同約定時間”的要求刪掉都會導致在星期日7點04分遞交的NOR在解除合同的意義上有效。

  至于第17條在刪掉“合同約定時間”要求后規定的“也可另見第70條”,并非具有將“合同約定時間”的要求并入第4條的效果,而僅僅是告知第70條有裝卸時間的規定。以上觀點均得到了仲裁庭的認可。

  承租人ADM觀點

  第4條的解釋應該結合整個租船合同條款,包括第17條和第70條。所以,第70條關于遞交NOR的“合同約定時間”要求應有效并入第17條和第4條。此外,第4條中有“接受”一詞,但NOR要在“合同約定時間”之外被接受是非常困難的事。因此,本案的NOR無法在工作時間之外遞交且被接受,進而也就不能阻止ADM解除主租船合同。Oldendorff的解釋使得在裝卸時間意義上NOR需要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而在解除合同意義上NOR不需要如此遞交,這種解釋不符合商業規則。

  法院觀點

  法院解釋租船合同的目的是為了確定當事方表達的客觀含義。第4條將可以解除合同的時間從12點修改為23點59分, 這個時間遠遠晚于工作時間;第17條將“合同約定時間”的要求刪掉了,把這些結合起來在客觀上表明了雙方的一種意圖,即對于解除合同條款來講,沒有NOR要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的要求。所以,如果NOR在5月10日23點59分之前遞交,那么就沒有合同解除權。

  至于ADM認為第70條關于“合同約定時間”的要求被有效并入第4和17條的觀點,并不是本租船合同的客觀含義。這是因為,第一,第17條刪去“合同約定時間”要求而第70條包括這一要求,很可能其旨在表明對于解除合同來說,第4條并沒有規定NOR要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但對于裝卸時間來說,第70條規定NOR必須要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第二,如果NOR要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ADM才有合同解除權,那么租船合同中約定23點59分這一特殊時間會很離奇。第三,第4條提到的是NOR根據第17條,而不是根據第70條。

  ADM認為承租人在“合同約定時間”外“接受”NOR是非常困難的,但是雙方將“合同約定時間”的要求刪掉了,這表明在“合同約定時間”之外,NOR是可以被接受的。最后,法院支持仲裁庭的裁決,判決ADM無權解除主租船合同。

  簡要總結

  本案屬于解釋合同的典型案件。筆者認為,船東與租船人訂立和履行合同時需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謹慎修改標準格式的措辭。標準格式的措辭一般都是經過反復考量后擬定,并且前后呼應。不妥當地修改一處很有可能導致其與其他條款不協調或不能反映當事人真正的訂約意圖。

  第二,前后合同條款保持“背靠背”,這樣才能最大可能避免在出現糾紛時自己被夾在中間的情況。

  第三,NOR是否一定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根據英國法院The Petr Schmidt 一案,如果NOR并未在“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其遞交生效時間順延到下一個“合同約定時間”(前提是合同沒有相反約定并且裝卸時間起算的其他條件都滿足)。當然,這絕不是鼓勵船長在非“合同約定時間”內遞交NOR。

  第四,現實中還有其他一些合同并未將NOR的遞交與解除合同的權利聯系起來,此時的問題是如果船長沒有遞交有效的NOR(但是船舶已經抵達和備妥),租船人是否有解除合同的權利?基于The Gevalia 一案的判決,可能承租人不能僅僅因為未在解約日前遞交NOR而去解除合同。當然,這也絕不是鼓勵船長在解約日前不去遞交NOR。

  (作者單位:中國船東互保協會)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錦程物流網”的所有文字、圖片等作品,版權均屬錦程物流網所有,轉載必究。若轉載使用,須同時注明稿件來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pk10